盘龙药业变成提款机-九鼎系两次套现 董监高顶格减持

盘龙药业变成提款机?九鼎系两次套现 董监高顶格减持
感知中国经济的实在温度,见证逐梦年代的前行脚步。谁能代表2019年度商业最强驱动力?点击投票,评选你心中的“2019十大经济年度人物”。【我要投票】 原标题:盘龙药业参加“提款机”队伍?“九鼎系”两次套现约1.35亿 10位董监高顶格减持 近来,陕西盘龙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盘龙药业”)发布布告称,到11月22日,其前五大股东累计减持公司股份433.35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5%。 这五大股东分别为姑苏永乐九鼎、天枢钟山九鼎、春秋晋文九鼎、春秋齐桓九鼎以及春秋楚庄九鼎(合称“九鼎系”),他们均来自旧日私募明星——九鼎集团。 到现在,九鼎系经过两次减持盘龙药业股份,已从二级商场套现约1.35亿元。自九鼎系宣告减持以来,盘龙药业股价便一路下行,从4月10日收盘时近39元的高点下滑至11月26日收盘时的25.35元,跌幅超30%。 而导致盘龙药业股价下滑的原因,或许不仅是九鼎系的减持。 10名董监高顶格减持 现在,盘龙药业持股的11名董事、监事和高管(以下简称“董监高”)中,除董事长谢晓林因其所持股份仍未解禁,没有发布任何减持方案外,其他10人在股份解禁后,均发表过减持方案,且都为顶格减持。 什么是顶格减持?依照规则,上市公司董事、监事和高档管理人员任职期间,在契合减持条件后,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越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25%。也就是说,减持份额到达25%,即为顶格减持。 上述10名董监高的减持理由均为“个人资金需求”。到9月17日,10名董监高累计减持146.32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1.69%。 依据盘龙药业此前发布的三季报,到9月30日,该公司完成经营收入4.36亿元,同比增加28.74%;完成归母净利润5805.38万元,同比增加25.49%。 在公司成绩增加较快的状况下,大股东和董监高密布减持,是何原因?董事长谢晓林在股份解禁后是否也会减持? 某私募人士对《世界金融报》记者直言,假如没有特别原因,不可能呈现10名高管一同存在资金短缺的状况。九鼎系作为风投组织,在股份解禁后减持归于正常现象,但10名董监高一同减持,就意味着咱们均不看好公司开展远景。这些董监高应该是以为现在的股价是适宜出手的价格,所以就都顶格减持掉了。 盘龙药业董秘吴杰在承受《世界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表明,九鼎系作为出资者,其减持行为是合规的。公司10名董监高的减持行为也归于正常减持行为,契合相关规则。这10名高管都是陪同公司一同开展20多年的管理者,现在大部分都呈现了孩子上学、家里需求置办房产等需求,所以才提出减持。董事长近几年没有资金需求,不会呈现减持或许典当。 跟着九鼎系的退出,盘龙药业是否会引进新的战略出资者?吴杰告知记者,“咱们期望能够引进新的战略出资者,和咱们一同开展,将中药企业做强、做大。” 在研项目包含牙膏、面膜 在大股东及公司高管不断减持的压力下,盘龙药业主经营务体现怎么? 据悉,盘龙药业是集药材GAP栽培,药品出产、研制、出售和医药物流为中心工业的现代高新技术企业。到本年上半年,该公司的中成药制作事务完成经营收入2.19亿元,占经营总收入的77.29%。其间,盘龙七片的收入占中成药制作事务收入的80%左右。 不过在具有拳头产品盘龙七片支撑成绩后,盘龙药业好像忘记了研制关于一家药企的重要性。 盘龙药业2019年三季报显现,到9月30日的研制费用仅193.74万元。作为一家药企,研制费用不到200万元,好像低得有些离谱。 对此,吴杰对《世界金融报》记者解释道,“中药研制周期很绵长,现在咱们还有一千多万的研制费用,因为没有到达付款条件所以还没有计入账目中。咱们花的是出资者和股东的钱,因此在挑选项目时十分小心翼翼。一旦有适宜的项目后,咱们也一定会跟进。” 吴杰进一步指出,“现阶段,公司有十多个在研项目,如盘龙七牙膏、盘龙美面膜等日化产品。期望未来公司能够涉及到大消费和大健康范畴。跟着互联网的开展,以及老龄化进程的加速,现在大消费和大健康范畴的商场很大。咱们要将这两块范畴的产品作为公司事务的弥补,也不会削弱医药的主经营务。” 记者注意到,盘龙药业此前总计直接对外出资6家子公司,其间100%控股的全资子公司有5家,包含陕西商洛盘龙植物药业、陕西盘龙健康工业控股、甘肃盘龙药业、陕西盘龙医药保健品和陕西华州养分健康食物研究院有限公司。此外,盘龙药业还出资了陕西盘龙医药股份贸易公司。从财政数据看,部分子公司的财政记载在2017年中报后就处于断档状况,全资子公司乃至大部分没有财政数据记载。 九鼎系“提款机”之痛 盘龙药业并不是九鼎系本年仅有接连减持的上市公司。 据《世界金融报》记者不完全统计,诚心药业、新疆火炬、江山欧派等十余家上市公司的九鼎系股东均发布过减持布告,这些遭减持的公司被戏称为九鼎系的“提款机”。 风投组织解禁后的减持行为,在二级商场上其实很常见,那么,为何九鼎系的减持行为更受重视? 据九鼎集团最新发表的2019年三季报,其好像正面对资金链严重的困局。三季报显现,九鼎集团财物高达946亿元,但负债率也高达68.73%;经营活动发生的现金流为7237.81万元,同比下滑98.42%。 虽然九鼎集团一向否定资金短缺的问题,但其在资本商场的减持行为却接连不断。据《世界金融报》记者不完全统计,自2017年以来,九鼎集团以“本身资金需求”为由,屡次减持所持上市公司股份,累计套现超34亿元。 某私募人士在承受《世界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表明,“九鼎系的资金窟窿较大,添补的盖子不行用了,吃相会很丑陋。为了套现,可能会不计成本,这直接导致有些公司在被减持后元气大伤,至今都没康复。” 那么,九鼎系减持会给盘龙药业带来怎样的影响?吴杰告知《世界金融报》记者,“九鼎系在其他公司根本都是清仓式减持,但在盘龙药业,因遭到共同行动听的约束,减持行为较平稳。现在九鼎系的减持对公司没有任何影响。” 同济大学中德学院经管系副教授王倩对《世界金融报》记者表明,九鼎系自上一年以来,连续大幅减持多家上市公司股份,一方面是因为不抱负的财物负债结构,需经过减持套现,改进财政状况;另一方面,因为经济下行压力,其前期出资的企业远景并被不看好,乘机减持也是躲避未来潜在危险的一种方法。 (文章来历:世界金融报) 新浪财经大众号 24小时翻滚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,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重视(sinafinance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